>"/>

【教育随笔·筑梦】刘丽花:适度不过度 用好“育人术”

适度不过度 用好“育人术”

□刘丽花

每回读《种树郭橐驼传》,总觉得颇为在理。种树之人,由于对种下的树苗“爱之太恩,忧之太勤”,常常是“旦视而暮抚,已去而复顾”。换来的,不是树的繁茂,而是“木之性日以离”。反之,如郭橐驼之种树,“其莳也若子,其置也若弃”,却能使树木“硕茂”,且“早实以蕃”。郭橐驼自认为其种树之所以能成功,主要是“不害其长而已”“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”。郭橐驼其形也陋,其养树之术也拙,然其成至大;其思虽朴,而其理至真!诚如柳河东所言“吾问养树,得养人术”。我读其文,亦得“育人之理”。

教育这个话题,向来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的。有的人说“严师出高徒”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,有的人又说,教育要用“润物细无声”的爱去感化。在崇尚精细化管理的时代里,学校教育的评价机制越来越依赖表格和数据,学生们被放在监视器下比较和评价。

常听班主任抱怨天天都得给家长打电话,“问题学生”真多……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,跟现在学校推崇的精细化管理不无关系。其实我不否认精细化管理的优点,它有利于落实具体工作,可以有效避免把工作留在口头上的情况;在学生管理方面,它可以真实地记录学生的行为、情绪变化,有利于班主任深入了解学生,更客观地处理问题。但是如果班主任误读精细化,过分地注重细节,不考虑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,那么这个制度就有问题了。诚如叶圣陶先生所提出的“教是为了不教”,“管”的目的应该是“理”,即理顺、使之有条理。但如果“过度”管理,管出心结,管出怨气,就事与愿违了。如果说班主任这样做是出于责任心和爱心,那么这样的爱,也许正是学生不能承受之“重”。管理应该适度不过度,该管的要管,而且要一管到底,不可推卸责任;不该管的不乱管,做到原则上的问题毫不放松,细节上大可以“难得糊涂”。

说到这里,我不禁回想起从教之初,总是迫不及待地想把所要讲的知识和盘托出,恨不得学生能在我的“教诲”下,无所不通。后来发现,即使讲过多遍的知识,学生仍在考试过程中表现得很无知且无助。其实无论是陈述性知识还是程序性知识的习得,都离不开学生自我揣摩与训练。如果教师无视学生的主观能动性,不懂得教学上的“留白”艺术,不懂得知识的自主生成的特点,一味地“灌输”,结果可能事倍功半,难收其效,甚至扼杀学生的创造力。

孔子早在几千年前就告诫我们:“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。举一隅不以三隅反,则不复也。”孔子早早就意识到了学生自我学习的能力是强大的,不具有这种能力的学生就得考虑他是否适合继续学习了。当然,许多老师深感当今教学内容繁重,学生又懒于思考,如果每节课都“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”的话,课堂教学恐怕难以延续。所以老师们恨不得代替学生学习、思考、做练习,于是学生从小就养成了依赖的习惯,表面上学习负担是减轻了,而实际上学习的能力却下降了。教师的“过度”讲解,造成了学生不能承受之“轻”。其实,“过度”讲解,不仅不符合教学的一般规律,还会使学生养成不动脑筋,不思考的坏习惯,甚至会引来学生的反感。

我们凭一腔热忱投身于教育事业,不懈地探索,期待自己的努力与学生的成长是正相关的,期待自己的付出与学生的收获是成正比的。然而,当回首往事,才发现事实远非如此。有些“过度”管理和“过度”讲解,不是帮助学生成长,而是成了他们成长过程中的干扰因素。重读《种树郭橐驼传》,我想我们该学习郭橐驼释然的心态,学习他“适度不过度”的“养树术”,思考什么是我们该做的,给人才以成长的时间和空间,静待花开的时候……

(作者系南安宝莲中学语文教师,教育硕士,曾获泉州市骨干教师、南安市优秀教师、南安市语文学科带头人)

【编辑:林燕婉】

(作者:刘丽花)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